6.2.14

英國北愛爾蘭 - 德里(倫敦德里) Derry (Londonderry)



抗爭之城

德里(倫敦德里)  Derry (Londonderry)




4點半被房友吵醒,她真的5點離開?近門床位還是空著,「她」仍未回來,印象中這幾天從未見過面,正當我忙著收拾細軟,「她」回來了,終於在臨走前見到「最後一臉」,她笑了一下倒頭便睡!我在這間YH住了4晚,開始有點感情。晚上下雨街道很濕,抽了一口涼氣,好冷,加上我穿薄褲,冷上加冷,幸好揹著一家大小,就當穿了厚衣,才不至冷到入骨。毛毛細雨,街上無人,轉了彎便是巴士站,以為車站沒人原來coffee bar已營業,還由女生當家,太早不敢喝咖啡,一來怕胃痛,二來怕中途人有三急;我躲入火車站月台,好過在外面吹風。

6點了,走出站頭等車,好在雨停了,其實車站(火車站前面)有座酒店,嘩!住客一定被吵到不能安睡,還列為3星酒店,有點搵笨!巴士準時入站,我把大背囊盡量推入行李艙中間,免得被水濺污,同車也有幾人,他們或許不是去Derry吧,因為此車終站是Sligo。車開了,還未見到房友,她可能乘Eurolines,應該比我快2小時到達Derry,也許此刻房友亦擔心我吧..突然心頭一暖,覺得好幸福!

越北天氣越好,7點了,天際一絲白光,雖然比不上希臘Ouranopoli的晨光,但雨過天晴,實在開心。北面鄉間很美啊,前兩天都是往南走,怪不得德國小妹說Connemara好美麗,讚口不絕。Bus Ěirean是愛爾蘭國營巴士,車費相宜,但要走遍鄉間城鎮,終於08:30來到Sligo,比原定時間早了10分鐘,去Derry在此轉車,司機叫我不要走開,原先計劃在Sligo停留,可惜又是那句「時間不足」而放棄;趁這空檔吃餅干作早餐。


9點再開車,向Derry駛去,終於踏進英國了,可惜巴士駛得好慢兼且沿途接載學生,巴士搖搖搖,倦極睡了,中途醒來,只見路牌只有英文沒有愛爾蘭文,以為入了北愛,原來只到了Donegal,仍敵不過睡魔,直至到達Derry前才醒來。巴士從南面入城,Derry是座大城市,市面繁華,巴士站位於南面Foyle河邊,規模比Cork還細。先去B&B check-in,穿過小街來到Rossville StreetB&B的門牌太細差點錯過,過了一會才有人應門。

只能在Derry半天遊,我住在Bogside邊緣,這區嘛,曾發生過許多衝突,英國人叫這城為 Londonderry但愛爾蘭人只叫 Derry,我當然會見招拆招啦,何解?只能講一句歷史複雜..!Bogside曾是愛爾蘭人與英軍的戰場,Bloody Sunday 就在這區發生,事緣..歷史嘛..太沉重啊!

當年流血事件就在Rossville Road爆發,話說70年代Bogside仍是平民區,貧窮和高失業率,60年代末期,這區持續出現警民衝突,1972年的街頭暴亂,Rossville Road成為主要戰場,英軍為何向平民開槍?當年的調查結果是無人被處分或為事件負責,所有記錄均已消失,殺人武器亦被破壞,責任誰屬經過差不多40年,直至2010年才被平反。Bogside仍保留許多當年的街頭壁畫,以Rossville Road最多。


位於Aggro CornerPeople's Gallery & Studio專為本土及外地藝術者提供展覽場地兼賣牆畫,舉目四盼,仍找不到studio。雖然街口有資料版,我仍拿著LP地圖逐個點找;Rossville Road12幅街頭牆畫,由3位被譽為"The Bogside Artists"的畫家所繪,他們都是原居民,經歷了最動盪的時刻,牆畫反映了當時情況,藝術與否並不重要,能帶給人們反思就好。  


 Museum of Free Derry位於Glenfada Park,算是小型博物館,館址原是小屋,透過圖片、報紙、電影及第一身見証來展示Bogside區的歷史、民權運動和Bloody Sunday的始末。


而對面馬路的Bloody Sunday Memorial,只是一座簡單的雲石紀念碑,上面刻了14位於事件中被英軍擊斃的平民名字,死者中有6名只有17歲,有些被人背後開槍。



Free Derry Corner原是小屋,現在只剩下一幅白色外牆,大大字寫著"You Are Now Entering Free Derry",這句字代表Bogside區已由IRA管理及負責巡邏,英兵和警察不得進入,意味著自治和獨立,31/7/1972被英軍攻破才結束。這區近年重建,保留了Free Derry Corner,牆畫甚有批判性。
 
 
從對面小徑行上Walled City,慢步上圍城,下面的Bogside一覽無遺,重建後的Bogside舊房子蕩然無存,人口減至8千。人在高處風景開揚,此時才望見山下的大牆畫,畫中女生就是當年無辜被英兵槍殺的14歲女學生,她是暴亂的首名犧牲者。


Royal Baston的城牆噴了許多字,都是要求釋放誰誰誰,英國很多冤犯嗎?我沿著城牆行,今午陽光充沛,加上青青草坪,覺得好舒服。


Walled City建於山坡上,從河邊向上建築;我從Bishop's Gate入城,Walled City是愛爾蘭最早規劃的城市,從南面的Bishop's Gate可望至城北盡頭。城牆很闊,人們隨意在上面走動。


 
我沿著右邊行,不久到了St Columb's Cathedral,從後面的墓園望去比較美麗,大教堂建於16281633年,屬於Reformation後期建築,亦是英格蘭和愛爾蘭現存最古老的Reformation建築物。


大部份英國教堂都收門票,這家也不例外;教堂北翼多陵墓,最美麗是Victorian年代的彩繪玻璃,祭壇佈置很簡單,屋頂都是木造的,建於1862年,接著是主教座椅和南翼。Baptistery在售票處右邊,教堂博物館位於chapter house內,較少法器和聖物,最有趣算是古老城門的鎖匙,我對綠色大「夾萬」十分好奇。而最重要的教堂奠基石,原來放在大殿入口的右邊,1633年的奠基石是用雲石刻成。

 


 
圍城的大街全是斜落,真的好斜啊,我從Bishop Street一直行到城中心The Diamond,以為The Diamond會是座小公園,原來是迴旋處,而中央的War Memorial女神像,令我想起ParisBerlin,女神一手執劍一手執橄欖枝,真是歐美國家的寫照。

 

沒有興趣行商場,於是走上西面城牆,漫步而下,這邊比較熱鬧。Tower Museum位於16世紀的塔樓內,此館最著名是Armada Shipwreck,沉船在1971年被發現,除了一些古代武器,還有一枚由Phillip II of Spain帶來的2.5噸大砲。


北面對著River Foyle,戰略位置重要,城牆放了一排大砲,指向河邊。對面的新哥德式Guildhall很美麗,始建於1890年,1908年大火後重建,由於商會曾被反天主教的組織把持,慘被IRA炸過兩次。



雖然有點累,但今天陽光明媚,決定去河邊散步,其實想去看白橋。起步不久,大團烏雲從南面飄來,為了避雨,走入河邊的大商場Quayside Shopping Centre。這邊較熱鬧,全是購物中心。

白橋於2011年落成,名為Peace Bridge,是一座利用力學而建的行人吊橋,流線型,十分美麗,腳下的River Foyle河面寛闊,需然景色比不上Cork,「鄉味」卻濃郁。今天是十天以來最開心的一日,因為病情好轉,加上陽光普照,心境特別愉快。東岸算是「郊區」吧,沒有甚麼房屋,橋底有條斷了的火車軌。



回到Rossville Street,忽然記起還有牆畫未看,於是逐幅去找,還把位於Free Derry Corner前端草坪的HHunger Strikers' Memorial紀念碑一併找回。


還要找最新一幅「白鴿畫」,四處問人不得要領,突然下大雨,有點狼狽,躲在屋簷下避雨,直至雨停了再去找,還深入Bogside,我以為社區中心門前的mosaic就是,就在此時,望到籬笆後面用噴油寫的"IRA""IRA"是愛爾蘭共和軍的簡稱;從社區出來,白鴿畫原來就在街口。






回到B&B,上網期間遇上傻傻地的東主,他一手拉著我硬要給我咖啡,再來幾片餅干,十分好客。這兩天早起,很累,想早點睡,可惜我不懂開熱水爐,東主外出,室內無人,直至7點幾東主太太回家才幫我開爐,原來要大力拉繩的;明天很早離開,她說不會鎖上廚房門,叫我自行弄早餐,也好,很想喝杯熱茶才走。




資料網站



交通資料

火車


長途&區域巴士



景點門票
St Columb's Cathedral₤2 http://www.stcolumbscathedral.org/
Guildhall-免費
The People's Gallery-導賞團6 http://www.bogsideartists.com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